潘石屹:初步計劃60歲退休

潘石屹:初步計劃60歲退休

經濟觀察網 記者 謝敏敏 6月14日,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現身上海,參與某檔對話節目的錄制。

在這場名為《我們的堅持與改變》的主題談話中,潘石屹分享了改變他人生軌跡的各種故事,也表達了對愛情、婚姻和事業的看法。

潘石屹和太太張欣出身背景、教育經歷和個性南轅北轍,這種差異性也體現在對SOHO中國的公司戰略中。2012年, SOHO中國宣布戰略轉型,轉售為租,但此后公司業績連年下滑,SOHO中國的轉型之路一直備受質疑。

今年54歲的潘石屹表示,初步計劃60歲退休。在接下來的6年時間里,他能帶領SOHO中國真正實現轉型的成功嗎?

經濟觀察網摘錄了潘石屹現場部分發言,以饗讀者。略有刪減,未經當事人審閱。

談高考:

高考對我們這一代人的變化是最大的,我陰差陽錯跟我要參加的高考擦肩而過了。在高考前的不到一個星期,4、5天的時候,我讓大卡車把我撞到溝里面去了,卡車司機把我從泥里面提起來,送到部隊113醫院,等我去的時候說是不能要你,什么原因呢?說是中國要跟越南打仗了,部隊的病房要騰空。所以把我從車后面提過來,我滿身都是泥,醫生說你查一下,做了一個X光,我這輩子第一次做X光,這個做X光的人說把肩膀抬一下,我說特別疼抬不起來,他說了一句話,哦,斷了。所以我到現在為止這個肩膀是斷的,這個斷的肩膀還堅持做俯臥撐,更不容易了。

擦肩而過,又過了幾個月的時間就開始做中專的考試,這個時候我爸爸剛剛平反,我就到另外一個縣上去參加中專考試,這個中專考試我考上了縣上中專考試的第一名,就從我們這個縣城到了甘肅省的省會去了,對我的命運確實是特別大的變化,我覺得對我來手前些年最大的變化就是遷徙,從這個村子里面,因為爸爸的平反到了縣城,因為考試到了省會,然后到了北京,到了上海,我覺得這個地方越大,對我來說這個身上好像能夠得到的能量就越大。

談父子:

我的父親決定了我的一生,如果他不胡亂說話我永遠在城里,因為他劃成了右派,我就到了鄉下去,這個對我的影響是最大的。從性格來說我的爸爸特別樂觀,吃不上飯的情況下,在自己的兩個妹妹都已經餓的沒有辦法,要送給別人的情況下,他還是特別樂觀的,我現在都不能想象如果是把我放到鄉村里去,我怎么活下去?可是我爸爸,我只要聽見唱歌的聲音,我爸爸就回來了,永遠唱著歌,哼著小曲就來了,我爸爸的樂觀對我影響特別大。

談“萬通六君子”:

我們六個人創業的時候是在海南島開始創業,我覺得創業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?實際上是信任,就是相互之間要信任,六個人之間要信任。這六個人的錢都歸我管(笑),所以他們要信任我,另外一個,我們六個人中間有兩個人的歲數比較大,一個大四歲,一個大三歲半,一個是馮侖,一個是王功權,那個時候創業的時候條件非常艱苦,做個生意的話也不容易做好,好不容易賺到一筆錢,前前后后加上不到100萬人民幣,他們就拿這筆賺的錢買了濱海新村的兩套房子,兩室一廳的房子,買了兩套房子,我想這兩個人買兩套房子,按照道理說是年紀最大,貢獻最大,成了家有小孩的,應該讓這兩套房子讓他們去住,結果他們商量了一下,說這兩套房子一套房子交給我,另外一套房子交給其中的另兩個人去住,我說你這個分房不合理。應該你們成了家去住,他說這個我們倆商量完,分房方案就是這樣一個方案。一般都是賺點錢都想的是這個錢怎么分,這是我們賺的第一筆錢,但分配的時候六個人之間非常謙讓,讓我一個人搬到一套房子里去住,真有點不好意思,最后說不行,你必須去住。我們創業的過程中,這樣一種謙讓就形成了一個凝聚力,形成了一個合力,剩下所有的困難都是可以克服的,什么商業模式的問題,生意做的好與不好的問題,都是可以克服的。

我在創業的過程中,最大的一個體會就是在我們這個時代,任何一個人做事情的話會一事無成,一定要有合作伙伴,怎么樣才能夠取得合作伙伴?不要把物質的東西看的太重,還沒有賺到錢就想分錢,賺到一點錢就想給自己多分點錢,你行業選擇如何的對,商業模式選擇如何的對,你們是成功不了的。

談愛情:

對我來說,(和張欣走到一起)這個壓力還是很大的,太太不斷地高標準、嚴要求,要讓我進步,我這個起點比較低,所以還是比較辛苦的,所以我常常想,我的兒子們要結婚的時候,要選女朋友的時候,選妻子的時候,不要選的太強,太強的話會特別辛苦。

我和張欣第一次見面,是我在和另外一個女朋友約會的時候。當時我和我女朋友在吃面條,結果張維迎帶過來一個女孩子,我覺得這個女孩子長的不一樣,我就說我們一起吃行嗎?然后四個人一起吃面,過了一會馮侖來了,我們五個人坐在一起吃,吃面的時候然后看著面前的兩個女人,我就想,后來的這個女人應該是我的老婆。

她有一個特別好的朋友,在英國,參加我們的婚禮,打發她的妹妹過來參加婚禮,給她妹妹說你一定要看看你這個姐夫到底長什么樣,你要給我說說,她也從來沒有見過我,也沒有視頻之類的,她妹妹參加完我的婚禮以后,就跟她姐姐說,說這個姐夫沒有花香,沒有樹高,只是一棵無名的小草。

我和張欣認識三四天的時候就琢磨結婚了,整個的時間比較短。我們剛結婚的一年半時間,矛盾特別多,最多的一次就是張欣決定要離開,她說要回英國去,她基本上看見所有的東西都不好,穿衣、吃飯、說話、對問題的看法、工作的方式都不滿意。她是穿西服要穿黑色的,我穿的是耦合色的西服,她說這個綠顏色的領帶不行的,我說挺好的,這些人都穿黑色的多難看。

吃飯是大事情,夫妻之間不滿意常常是吃飯的姿勢、刀叉的使用、喝湯有沒有聲音,這些事情是大事情,最激烈的一次就是她要分開了,我說去送你,我開著車從西邊到飛機場走,走到一半又吵了下來,她說停車,坐著出租車過去,分開了一個月時間,我想這次的婚姻要失敗了。

這一次大的分開,一個月時間都沒有通信網絡,我覺得有沒有一個什么大的變化,最重要的還是心里面有沒有愛,我這一個月時間還是天天想著她,想跟她在一起,這是特別強烈的愿望。

就是心里面想著對方,不愿意離開,這就是愛,我對愛的理解比較粗淺,他們都是專家。

其實一開始我們的沖突都是想讓對方聽我的,相互磨合后,覺得聽誰的不重要,要相互尊重,誰對才重要,其實人的最大矛盾就是總是覺得自己是對的。現在我會認錯,剛結婚的幾年時間比較幼稚,我現在是只要是錯了,馬上認錯,不要什么面子。

兩個人結合起來,再加上我們周圍的朋友,一起創辦這份事業,這份事業有了今天這個成果是離不開張欣的,離開她的話可能今天的成果是0,反過來說離開我,也可能是0,所以只有兩個人結合起來,才能形成今天這份事業。

談退休:

對我來說現在最大的感受就是世界變化太快了,十年前的時候有一個美國人做了一個節目叫《學徒》,他要到中國來做學徒,要選個人,選上了我,拿了個贊助是法國的達能公司給他提供贊助,這個人是誰?就是特朗普,當時我沒有看上這個節目沒有做,結果十年后的今天我還是個開發商,做學徒的人成了美國總統。五十多歲的時候我覺得世界變化太快了,我有點跟不上了。

初步計劃60歲退休。我們這個社會時代變化特別快,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使命,我們這代人不能成為障礙,應該把機會和舞臺留給這些年紀比較輕的人。

經濟觀察報華東記者 謝敏敏

潘石屹:初步計劃60歲退休

正文已結束,您可以按alt+4進行評論